登录名:    密码:   
回忆往事

追思会老教师的发言记录

 


 化工大学追思会各位老师发言



 第一个施老师:



 我以沉痛的心情在这追思会上说几句话。



 傅先生我很早就知道他,但并不认识他。天大我刚进校52年院系调整时,傅先生合并到天大去的。那时天津大学化工系是天大最强的,每一个学科都有一个带头人。有机合成、无机化工、燃料。燃料当时是傅先生最强的,那时我就知道。因为那时作为学生我们刚进校最喜欢打听。真正认识傅先生是在北京化工大学,他那时刚从新乡调来,新乡化工学院调到这里,这时我才真正认识他和他一个教研室跟傅先生相处过一段时间。刚才介绍了很多他在大学里做出的贡献,我这里就不谈了,我谈几点感受。



 第一点,傅先生做学问这方面。一个例子,做学问严谨。那时他是我们学校第一个硕士学位点、第一个博士点。那么他的每一次申请材料都是我们汇总交的,他的材料我们都能看得出来,填写没有一句虚词,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另外,刚刚我们有硕士研究生时,每一篇硕士毕业生的论文都要拿到系里的学术委员会分会来讨论。有一个硕士生的论文,在讨论会上大家提出点问题,傅先生就让退回去,让他从写。这是我们系里老先生带的一个研究生。所以从这一点看出傅先生他的治学带研究生的严谨。傅先生带研究生不像现在招过来再说,(我可能不应该说)傅先生都是先看准了研究方向再招博士生,所以招一个是一个。马彦宇他们都知道的,马彦宇他们念研究生时都受益非浅。



 同时我要再说傅先生在科研上对我的帮助, 我的科研进门是傅先生带的,这个可能大家都不清楚。文化大革命以前,毛主席的号召要三线建设,三线建设怎么办?提出来了要把蒸馏塔躺倒进山洞,我们要搞一个项目。那时候我很有幸,傅先生挑了我做他的助手,首先带着我去查文献,还真查到了国际上真正是有卧式的蒸馏塔。但很遗憾,刚刚开始做的时候,我被系里调去搞三线建设了,建化工学院的银川分校。等我回来在路上已经听到了北大聂元梓的第一张大字报,就此我的科研也就告吹了。但从这个时候,我就有了一个概念,科研应该怎么做,这一点是傅先生对我的帮助。



 还有一点,文化大革命中,傅先生跟我们一块真正打成一片,那时候不叫傅先生了,叫老傅。他一点架子也没有,而且更值得提的是我们这些人都有很多意见,都发很多牢骚。傅先生一句也没有,从来都没听他说怨言。他回国以后孜孜不倦的参加祖国建设,在文化大革命那时候尽管很不容易,也没有任何怨言。所以傅先生的人品我觉得值得我们这一代人(已经过来了)也值得所有的人学习,顾大局,识大体,老老实实做学问。所以呢我今天在追思会上怀念我们的前辈。和他一辈的人我接触很多都是这样的。这是我们国家的文化遗产,希望大家能够继承傅先生的高贵品质,为我们国家做出贡献。

阅读(42) 感言(0次)发布日期:2021-04-08 作者:腊梅子
文章感言
感言
关爱快捷入口
八达岭陵园
友情纪念馆 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