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回忆往事

回忆我的母亲

 


 妈走了三年了,有幸我们常常会在梦里相聚,聊天......。我的梦不再寂寞。



 



 记忆里的妈妈,不怎么提起往事,也许是岁月里悲伤多于快乐,亦或是生活中的太多的不尽如意、憾事连连,不提也罢。即便是偶尔觸碰往事,也会草草敷衍,不愿多谈.......不像我,上年纪后老掂记给孩子叨叨些人生中不同寻常的往事,可人家还不爱听......   唉,人与人的区别啊……



 



 我只能从碎片的记忆中,凭想像構勒出她当年一些生活状态和情景.........



 



 妈祖籍苏州,在兄妹四人中排行老二,都说苏州出美女,家里的三姐妹还真好似三朵美丽的花。外公在一家公司当小职员,外婆是大字不识裹著小脚的传统妇女。一家人住在上海静安区一幢老式的楼房里(我曾在工作前,在那座老房子里,与外婆外公一起生活过半年,对那座楼房至今印象深刻)。年少时,家景不宽裕,妈15岁就輟学跟着姐姐——也就是我的大姨妈,一起出来打工,上海人讲话叫——讨生活,贴补家用...... 记得妈提到过,出生时算命先生说她命里缺火,故按排辈起了个老式的带火字傍的名字,后来姐姐认为这个名字太封建,不新潮,于是把姐妹俩的名字都改成単名,姐姐是家中老大,生性强势,自命不凡,故给自己命名一个伟字,而妈从小生性温顺且少言寡语,被姐姐定制一个静字。



 



 两姐妹之后的人生轨迹,却非人如其名、命如其愿。大姨妈的人生更是事与愿违,命运多舛,历经沧桑,但她绝对是一个坚强且有毅力的伟大的母亲和妻子...... 我和妈妈最后一次与大姨妈见面是在妈去世前三年的大年初五,妈是乎有预感,坚持要我掺扶着去了一次上海,目睹苏家三朵花暮年的最后一次团聚,内心是酸楚悲凉的。大姨妈的苍老的身影定格在那最后的晚餐……



 



 妈是在17岁时与爸爸相识,不到18岁时就把自己嫁了,随夫婿住在上海淮海路上的金谷村,这里离娘家不远,乘有轨电车几站而已。不到二十岁给爷爷家诞下了长房长孙,爷爷按族谱排字辈,给长孙起名祖恩,欢喜程度不言而喻。爷爷当时是个小业主,家景尚可,养育三子两女,爸爸排行老大,家里原本想子承父业,但爸爸大学毕业后,志向远大,要出去发展,在一家公司里找了个专业对口的工作。妈则在家过了几年相夫育儿,侍奉公婆,生计无忧,也算安逸的日子。这在当时就是那种一眼就能看到人生尽头的生活吧……



 



 全国解放后,提倡妇女解放,妈妈也乐意走出家门,跟随爸爸迈进了职场,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随后輾轉来到了北京。当时虽然学历不高,但自持聪明好学要强,人也勤奋上进,一边工作一边参加职工大学的学习,从普通的打字员开始干起,后来慢慢地有模有样的晋升为国家部级机关有编制级别的干部,还是单位里文宣骨干,青年积极份子,唱歌跳舞举办各种文体活动,样样不落。我常想在她的后青春时代,应该是充实和有意义、并且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吧。这些都能真切地从她在偶尔回忆往事的思绪中,与当年工作姐妹们聊天的话语中感受到的......



 



 妈不会料理家务,女工的手艺除了刺绣和编织以外,其他都不灵光。年?时家务有外婆操持,出嫁后也不用打典家事,出来混后,家务事情要么有帮佣,要么是爸爸动手,我想多数原因是妈是慢性子,遇到急啤气的爸爸,与其让她一点点磨,还不如自己上手,三下两下搞定,久而久之,她就成了那个在家里动嘴不动手的人了。



 (但这也使得妈在失去了爸爸之后的曰子,过得愈加艰难.)



 



 当时家里还只有大哥一个孩子,爸爸妈妈和大哥住在北京地安门后海的四合院(部机关的房子), 生活应该还蛮有滋有味的,白天爸爸妈妈去上班,大哥送到单位的?儿园,后来又上小学,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忙碌和充实。因为妈妈爸爸都是工作狂,大哥从小不仅能自己照顾自己,还能帮助分担家务,这些也炼就了大哥后来勤劳的个性及多重的生存技能......大哥现今每每到北京并路过地安门时,会情不自禁地叙述那段曾经的美好,神情充满眷恋、怀旧,仿佛意念己穿越回到了那遥远的过去........。 那应该也是我们这个家最充满希望和幸福的时光,可惜我没能参与........



 



 那时国家部委机关对工作积极分子的奖励就是每年送到避署盛地療养,家中尚存的一些已经发黄的旧照片叙述着他们当年的那些值得纪念的荣耀时刻……



 



 妈年轻时按现在的说法,绝对的工作第一。她思想积极,工作努力,追求上进,年年都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但有时也是过于偏激的,据说大哥有一次在妈的单位写作业,临时借用妈工作的一只铅笔,回家收拾书包时,匆忙中不经意的将那支铅笔带回了家里,这本就不是个事,让妈第二天带回去就行了,可妈妈愣是小题大做,坚持叫大哥,一个才几岁的孩子,写一份检讨并念给办公室同事……。这件事给大哥当时心里造成的伤感可想而知,可按妈的理念,公私是绝对要分清楚的。这件事如今提起来,一定会被人“可笑的”嗤之以鼻……,但这就是当时妈的觉悟。



 



 怀念我的妈妈,愿您在天堂那片纯净的空间,过的舒心随意.......



 



 有空继续聊.......

阅读(64) 感言(1次)发布日期:2019-09-10 作者:施虹
文章感言
感言
时间:2019-09-10 删除
不经意间看到了这篇。听起来似乎是在另外一个世界的好婆那公。之前都不知道他们有过这样的生活。希望他们在天堂能这样过下去。听起来很幸福。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关爱快捷入口
八达岭陵园
友情纪念馆 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