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今日心情

2019年元月十日妈妈百年祭----明仁

 

2018年元月10日妈妈百年诞辰



大哥写的纪念词------周氏全家网祭妈妈



      时至今朝,近七十年太平年华,生活在祥和、宁逸神州大地上,被绝好的时代推送着占尽殷福的现 代国人。于历史洪流中裹携着亿万故人、故事过眼烟云般飞逝而去。如今业已湧入携子护孙洪流中垂年的我辈,时观、时感,今衣食丰颖的儿辈,虽乃凡俗百姓,可几乎家家己家什年年更、衣 帽月月新、品味顿顿丰。平日经手过囗的一应餕食陈物均统归垃圾一挥 而蹴。老身历历目睹己漫入 当今物欲横流高消费的下一代,虽深心尽自欣祈儿孙无忧多福,可扪心回首我辈几尽残碟舔羹朴俭一生叠刻成的观念鸿沟,与其相形窘比,油然沟念起吾辈不堪回首的童少年,不免望自兴叹!更荡起万干追忆感念。谨此痛思追念一九一八年至二O 一八年跨世记老母百年诞辰。



     当年在伪满蒋管时期暗 无天日的旧社会,家父周科斌,己承祖业被沦压为社会最低层,成手拎钉锤的铁道检车工。从唐山古冶至山海关落户到车站边董庄一残破土屋内,从我稍有记事就从未穿得过一件囫囵衣,姐弟四个因唯得 啃食日 本子关给当时“满州良民”的糠麸橡子面饼子,常为便不下去而躺炕上哇哇哭。而更惊魂的 是几次穷凶的日本兵突然踢门闯入,挑晃着长枪刺从棉絮堆到炕洞连挑带扎,翻找着任一点让岁当时“满州人”当即犯法毙命的“皇军军粮”大米。可接踵而至的蒋匪邦更给刀乒交锋的山海关带进更惨烈的战火狼烟。深深印记于脑海的是当年我们这群孩子整日惶恐地躲在阴冷的自挖防空洞内,饥寒中巴望着母亲冒着枪烟弹雨间 隙蒸得的几个野菜团子。而残生至此爸爸又被丢了一家唯可支命的工。万般无奈父母携家带口流浪逃生到唐山姥家,在唐山现“解放路”大坑沿马路旁用秫秸糊泥巴支盖起一透风漏雨的茅草屋,供一家六口暂且蝸栖。父亲就在路边修自行车暂且糊口以免至讨钣。每日大早母亲就怀揣两个干窩窝 头到棉纺厂铁皮棚下跟一群衣着褴褛的女工埋头捡摘棉子至黑能换回一家渡命 的二斤棒子面。我们姐弟几个有时就跟到邻近的煤灰山捡煤核、拾柴,在荒野尘风中挨度着饥寒的童年。



       可贫困又紧跟来災 禍,日久的饥困积劳让母亲又患上肝腹水,肚胀水如锅昏蹶于床,命悬一线!为凑点救命钱,父亲跟姥爷急到路边挑卖掉家中一切可以找见的衣物碗罐。可本就一贫如洗的家,临此深炎重患,除却卖儿卖女己再无一絲薄产。万般无奈眼见己立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之危!也许正可谓是天可怜见,我一家命不该绝。就在那几天突然马路上堆湧满溃散的蒋匪逃 兵,隔日大早就满亍标语,秧歌起处罗鼓宣天,天亮了!唐山获得了解放,天下穷人得救。我家也及时迎得贵人将我母亲送于当时的“开滦医院”,不久获得救治。我父亲当即积极参加了手工业工会并经连系恢补回铁路工作。



      

阅读(10) 感言(0次)发布日期:2019-01-10 作者:山海游蛇
文章感言
感言
关爱快捷入口
八达岭陵园
友情纪念馆 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