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回忆往事

最美好的回忆--郎昌清

 


 最美好的回忆——小屋里的故事(II)(来自新浪微博--郎昌清)



 


2006-12-12 09:44阅读:177
我哥是西南联大经济系毕业的,抗战胜利后就回乡筹建湖北马口中学,并任首届校长,因而教职员中有些是联大校友,如教务主任刘慕向,教师杨立伟、刘佩云夫妇,还有刘远凯和朱文章等。我与杨、刘夫妇共事虽只有短短的数月之久,但对杨的印象是深刻的。他在一些场合对当前局势坦率地谈出自己的见解,对国民党的腐败无能给予了无情的揭露和猛烈的抨击,常常激发起来我心中的共鸣。
国共和谈破裂后,要民主、争自由呼声席卷全国。解放战争在各个战场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国民党残部纷纷南窜。1949年上半年武汉陷入极度紧张之中,反动派为了垂死挣扎,于是狗急跳墙,四处抓捕进步人士。当年的一个晚上,杨只身来到这个小屋里,说要在此借宿一夜,明天到外地去。我立即表示欢迎并立即清理外屋的那张小床让他休息。我思索:他来此借宿决不是亲朋之间一般的来往,而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见他神情自若也不便追问。我认为他之所以来我处投宿,是通过事先认真的观察和调查所得出的结论。他认为我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否则他是不会拿自己的命运作赌注的。我基于同学、同事和对革命的同情,甘冒风险帮他渡过困境。这晚我们都睡得很早,但难以入睡。我在床上睁大眼睛,侧耳静听外面的动静,直到天蒙蒙亮我听到他起床的声音,我闻声而起,等到我穿好衣服他已经下楼去了,我听到他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不禁感慨万分,不知他今夜又将投宿何处?回屋后,妻抱怨我说:“早晨这么冷,你为何不找件衣服让他披着外出?”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来这间小屋时只穿一件薄薄的衬衫,今晨很冷是应该加一件衣服,这是我的粗心。若干年后,有人谈起了他,说当年国民党的武汉警备司令部的确曾经到处抓他。想起该警备司令部就在这间小屋的附近,他竟然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溜走了。我真为他高兴。杨走后一直听不到他的消息,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才知道当年的杨立伟就是现在的杨坤泉,解放后在湖北省委工作多年,现在是省委农村工作部主任。刘佩云是湖北省化工厅的处长,不幸的是刘已在数年前去世。以上是我所要讲的“第一个小屋的故事”。

阅读(34) 感言(0次)发布日期:2018-06-11 作者:xiaomei
文章感言
感言
关爱快捷入口
八达岭陵园
友情纪念馆 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