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情感倾诉

二哥,我想对你说

 

 二哥,今年五一期间,我回52厂了。从千丘田沿厂区公路刚走进52厂的山口,我就想起那一年我和妈妈、林晓从老家归来时,你打着一把伞站在五七办山头上接我们的情景。如今,那儿已经变了。就在那座山的脚下,与原来走小路上山的地方紧挨着,现在新修了一条常德到吉首的高速公路,进厂区须先通过高速路上的高跨桥。52厂现在已成了高速路的采石场,进去的水泥路都已压烂了。     二哥,我们家在医院旁住的房子已经没有了,下面的菜地还在使用。站在旧址上远望洪山界,那心情,那感受,有多少儿时的情景重新浮现在脑海中。从医院下去上洪山界必经的那座小桥还在,溪水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污染,又变得清彻明亮。可是桥头那棵我们都十分喜爱的郁郁葱葱的古柏,已不见了踪迹。你就象那棵曾经给我们欢乐的古柏,永远留在了我们的记忆里。。。     二哥,我回茶场了。茶场已经没法认了。我们的车就从原来的土房前经过,我们都没有认出来。经过打听,沿梨园方向从后山走回茶场,到猪圈位置才找回感觉。两层楼房已破烂不堪,食堂也只是在等待坍塌的一刻。平房里还住了几户农民,粟支书的家就在原来的女知青宿舍。球场上也住了一户人家。周围迁来了不少水库移民,四周栽了不少速生杨树,茶园湮没于灌木丛及竹林中,茶山已面目全非。需要仔细辨认,才能在杂乱的林间、草丛找到几株稀疏的茶树。     二哥,茶场已没有往日的喧闹。本想跟粟支书叙叙旧,问个好,不巧他一周前启程去深圳了。那口水井还在,怎么看也没有往日清亮。你写在墙上的“扎根农村干革命”几个大字透露着岁月的印痕,仿佛在向我们述说着什么。沿小路走向河滩,看看大江,再回头望去,艳阳下的茶场从遥远走来,心头不由得澎湃潮涌。站在茶场的土地上,我有多少话想对你说啊。。。     二哥,你尽可以休息了。茶场已经安静了,不再需要你操劳了。你不要考虑明天的生产派工,也不用担心我生活是否能够自理,身体是否吃得消了。我一直记得你既想帮我,又不愿对我特殊照顾时的特殊神态;既想说教我两句,欲言又止的痛苦神情。。。你放心地去吧!在那边照顾好自己,别再惦念着我们了

阅读(1135) 感言(0次)发布日期:2008-12-31 作者:永涛
文章感言
感言
关爱快捷入口
八达岭陵园
友情纪念馆 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