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回忆一代坤伶李慧芳老师的几件小事
八达岭陵园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2-10-12 浏览量:2468

    当过一回翻译

   李慧芳老师幼而失学,但是李老师非常好学,李老师在上海的时候,花1块钱(是省下的早点钱)报了一个补习班,学两门课,英文和国文,只有三个月,三个月后没钱交学费了,李老师只能羡慕地看着别人去上学。但是李老师学会了,one two three 还有tomorrow today等, “我亦无他, 惟手熟尔。”(这是李老师学的《卖油翁》)李老师到晚年还能娓娓道来。话说有一天,李老师去印照片,店员正和一老外说明天来取,老外不懂啊,李老师在边上说“tomorrow”,算是帮店员解了围,”李老师笑着告诉朋友说,“你看我三个月没白学吧。

   其实李老师以后还买过整套的《莎士比亚》《红楼梦》呢,“可惜文革时送到锅炉房烧了。”李老师无柰地说。李老师80多岁的时候还说:“你看我学哪个英文好?象大山教中文的那种?”,“我要买了电脑,就可以看我在网上的录像吗?我能学会吗?”“我什么时候跟欧阳先生学一段奚派。”

   就是看电视,李老师也爱看《百家讲坛》《科学与探索》,张玉禅老师笑问:“你看得懂吗?”“看不懂我还不能学吗?”

   我是共产党员

   李老师一直热心公益事业,08年雪灾,李老师参加了,“真情家园同此凉热”赈灾义演,“当场有募捐,就捐了2000元,李老师说,我年纪大了,也不做新衣裳了。后来北京京剧院也有募捐,“她又捐了2000。有人问,都捐了李老师你吃什么呀?李老师回答,我是共产党员那,我真怀念以前,戏台上说,是共产党员的站出来,哗,都站出来!”2009年汶川地震过后,北京有一个电台组织去那慰问,李老师说,我也想去,但是热线电话怎么也打不通,我晚上再接着打。你去干吗?我去宣传京剧,那怕唱一段也好,我不跟他们说我是李慧芳,省得他们要照顾我,你看我改个什么名?”第二天,李老师说“我还是不去吧,万一病倒了,给人家裹乱。”

   我有戏瘾

   李老师年纪大了,每天9点起床,9点睡觉,但是电视里有京剧节目,李老师是必定要看的。象2008年青京赛,丁晓君和窦晓璇在同一场决赛,窦晓璇大概是最后吧,李老师强打精神看完了。(因为她和我学过,关心她是应该的),李老师自己演出更认真,07年重阳节,李老师可以说是第一名吧,她还说“给我提提意见,我想进步”,08年演出前一天李老师是打120进的医院,“我一进后台就躺下,唱完就走了”,那次电视上放,好多人是流着眼泪看的,李老师还说“不好,有一点点塌。”李老师早就掂记着09年的重阳晚会,有天她说“王玉珍说“又把您端出去了。”后来没唱成。10年在北京电视台的“浓墨重彩话重阳”是为绝响。

   人人都希望李老师在天堂走好,我们愿李老师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再不受生老病死的痛苦。因为李老师就是一位菩萨,她心里没有自己,07年重阳的演出服还是拿口红补的洞,人家对她的好她全班记着,“欧阳师母给我饺子,省得我又吃方便面了”“这个世界上没有我恨的人,没有我不原谅的人”,李老师如是说。无我,空性,阿弥陀佛!

八达岭陵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