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管桦周年祭
八达岭陵园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2-10-12 浏览量:1800

    管老离开我们的日子掐指算来,已是一年有余了。他在有生之年告诉过我一个秘密,一直萦绕于心,难以忘怀,我把它落于纸上,聊表怀念之情。

    去年7月初,我接管老参加文联会议,在路上闲聊。我说:“管老,您已是81岁的老人了,身体仍然很硬朗,这真是福份呐。”他乐呵呵地说:“过去有70不留饭,80不留宿之说,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人都能长寿,我这余生是从友人那儿捡来的。”我一头雾水,不解地问道:“何出此言?”

    原来是“文革”后期,管老的一位老友家住顺城街,因一场心脏病差点要了老命。管老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据我所知,只要友人生病住院,管老无论多忙,总要去探望,比如已故的杨沫、刘绍棠……无不如此。更值得一提的是刘绍棠又添新病——肝腹水时,管老还特意把讨换的偏方送给绍棠。当然对这位老友也不会例外。那时管老家住石板房,距老友住所一箭之遥,管老决定步行前往。当管老行走在顺城街时,突然觉得心慌意乱,胸闷难耐,顿时大汗淋漓。情急之下,管老只得坐在一家住户大门前的石阶上,十几分钟后,才觉得有所好转,于是又坚持向老友家走去。管老见到老友时,强打精神说:“你的病怎样了?”老友笑吟吟地说:“我的病好了,只是每天都得吃药。”管老苦笑着说:“你好了,我可不好了。”管老便把自己在路上不适的情景向老友述说一遍。老友大惊:“你这是心梗的前兆呀!很危险。”说着便把管老扶到床前让他赶快躺下休息,并把自己的速效救心丸让管老含服。老友拨通了医院的电话,叫来救护车。经医生诊断及心电图显示确诊为大面积心梗。医生说幸亏当时处理得得当及时,要不然就没救了。当时市“文卫组”的负责同志得知后也赶到医院,并指示院方:管桦同志是为文学事业立下汗马功劳的著名作家,要全力以赴地治好管桦的病。经过院方精心调治,半年之后管桦终于康复了。管老不无感慨地说:“我要感谢领导的关怀和照顾,更要感谢我的老友啊!要不然哪有我的今天啊!”

    管老第一次心梗时53岁。

    去年,7月初以后管老再也没有用车,冥冥之中我感到怪怪的。根据往常的惯例,每月管老至少也要有两次用车,即便要出远门,他也常常向我们透个消息,然而这次却音信全无,我们也不便去问。不料8月17日,由唐山传来管老在故乡辞世的噩耗,文联上至领导,下至工作人员,都沉浸在震惊与悲痛之中。我万万没有想到管老告诉我的那个秘密似乎是一种暗示,也是最后的诀别。据悉:管老发病期间,两次到县医院诊治都不见好转,到唐山医院时已是无力回天。 管老死于二次心梗,享年81岁。

八达岭陵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