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罗哲文安葬八达岭陵园 一缕头发一瓶白酒一段樟木伴随
八达岭陵园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2-10-4 浏览量:2125

     没有哀乐,没有泪水,“长城保护第一人”罗哲文昨天下葬在八达岭陵园,与他毕生挚爱的长城相依为伴。罗老的家人及弟子数十人参加下葬仪式,墓穴碑座从设计、选料,到建造、运输都由罗老多位弟子亲力亲为。随罗老骨灰一同下葬的,有老人家的一缕头发、一瓶白酒和一段驱虫樟木。

     墓地最终选定八达岭

     昨天8时,罗老的家人和弟子数十人到达位于延庆县的八达岭陵园。罗老的儿子罗杨告诉记者,今年5月罗老去世后,骨灰一直寄存在八宝山。

     最终,家人选定了八达岭陵园作为老人的最终归宿。“他一生与长城结下了不解之缘,就让他魂归长城吧。”罗杨说。

     八达岭特区办副主任李东告诉记者,上世纪50年代,正是罗老建议选取一段长城予以修复并对游人开放,且骑毛驴考察了多处长城,选定八达岭长城作为“我国长城修复工作的第一站”。近年来,罗老先后参与并指导了延庆县长城保护行动计划、八达岭国保未开放段长城抢险加固以及八达岭过境线建设工程,“几乎每年都要来至少一次”。“请罗老在此‘安家’,既是我们的心愿,也算了却了罗老的长城情结。”李东说。

     送灵仪式极为简单

     9点整,罗老家人和弟子在八达岭陵园举行了极为简单的送灵仪式。罗老的遗像在白玫瑰和百合花丛中依然笑容可掬,两边垂着的仍是那副“修长城修故宫参襄国徽设计无愧文物卫士;护名城护运河舍身文化遗产堪称古建护神”挽联。来自各地的弟子分别上前鞠躬行礼,仿佛又再次簇拥在老师身边。

     “罗哲文一生中还有很多未竟的事业和追求,今天看到他身后有这么多人愿意一起把他未竟之路走下去,我想他在天之灵也一定会高兴的。”罗老的遗孀杨静华表示,“罗哲文一生渴望的不是鲜花和掌声,而是人生的责任和生命的平静,相信他在这里定会得到平静和从容。”

     墓地亲朋帮助修建

     在弟子们的簇拥下,罗老的灵台缓缓向山上的墓地行进。沿途树上系着代表思念的黄丝带。9点20分,罗老遗孀杨静华揭开了墓碑上苫盖的红布。她介绍说,罗老的墓穴是由亲朋挚友帮助修建的,建筑施工由一流古建经营师李瑞森主持指挥,石材由石雕世家蒋钦全操刀并运至北京,墓碑设计由东北大学赵琛教授完成。

     墓穴浓缩了罗老一生的事业元素。辉绿岩的墓碑呈宝座状,是老人生前最喜欢的深灰色;两肩是由长城幻化的扶手,分别镌着长城的东西起点“嘉峪关”和“虎山长城”;碑顶状如故宫太和殿的庑殿顶;穴盖是京杭大运河的地图卷轴,上面标注了罗老曾考察过的地名;两侧依次排列着罗老的《长城》、《中国名园》等16本代表性著作;碑身上只有“罗哲文”简简单单的3个字,碑身两侧依然刻着那副“修长城、护名城”的挽联。

     据透露,老人生前好喝两口北京的二锅头,这回家人特意给他准备了一瓶白酒。伴随老人长眠地下的,还有他的一缕灰白头发和一小段驱虫樟木。从此老人将安眠于巍峨群山的怀抱之中,与他毕生挚爱的长城为伴。

     晨报首席记者 姜葳/文 记者 李木易/摄

八达岭陵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