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羡慕老人的渐渐老去
八达岭陵园 发布人:ll 发布时间:2013-5-10 浏览量:6545

都说人生最快乐的时候是童年,最曼妙的时候是初恋,最充实的时候是中年。可我却于几个瞬间攸然感到,人老了,何尝不是一种福气。 

在一个早春的雨天,天气乍暖还寒。我见到公公正在电脑前写作,淡淡一杯清茶,袅袅一支香烟,随着键盘淡定的敲击声,一个老人凝聚着心神、堆积着情感的文字以一种悠然的速度浮出水面。公公是位新闻界知名前辈,老人退休在家的时间多用于写作,我看过许多篇他的著作,文字干净寓意深刻,道理却又深入浅出,至少每次我看罢都会莫名其妙地叹口气。那个雨天的早晨,公公临窗写作的背影让我萌生了一些真正的感动,人老了,终于闲赋下来,有时间也有心情用笔去重新追忆自己的一生,何尝不是一种快乐。不是我悲观,人在中年,所谓上有老下有小,为保饭碗,工作务须兢兢业业,就算有闲情,也没有精力去逸致。就在那个早晨,清茶、香烟,雨滴甚至是窗前花盆里的数支修竹,都与公公的背影一起,在我疲惫的心念中形成了一道永恒的剪影,我觉得那是一种人在老去后的淡定。

父亲不会写东西,是位毕业于农业大学的园艺师。每天除去养花弄草以飨晚年,似乎没有其他爱好。一日下班回家,看见父亲正在地板上铺报纸,随后将一株上品兰花进行分株移植。看着老人将兰花母株从花盆中小心磕出,用消过毒的小刀将根茎仔细剖离,再将分株后的子株分别植入小盆,整个一系列的过程那么心神投入又入情入景,连我回家都没有发现。当父亲将移植好的几盆兰花放置花架的时候,正值薄暮时分,彼时天边斜晖脉脉,光晕将父亲的白发映成一种有着生命冲动的金红色,而父亲望向满庭花草的眼神,我觉得是一种人在老去后的满足。

婆婆退休前是位小学老师,可能是和活泼的孩子打了一辈子交道,最怕的可能就是没事干。在我的印象里,她好象总是很忙,帮别人的忙和请别人帮忙。前些日子婆婆定出了一项日程:要在有生之年最后一次大兴土木,把现住房来个大变样。装修这种事情许多人都经历过,基本没有不叫苦不迭的,而婆婆却乐此不疲,与设计师探讨争论,和装修队讨价还价,在我们都没时间的时候拿着矿泉水乘公车流连于各大建材城的琳琅满目之间。每晚戴着花镜在白天带回来的建材图片中翻来覆去仔细遴选。而在我看来,这些图片上不仅仅是简单的马桶或瓷砖,我觉得那是人在老去后仍然拥有着的憧憬。

母亲在进入晚年后,似乎格外热衷于同学聚会。三天两头赴约或约同学到家里来。母亲同学聚会的在外现场我没有见过,但总是能感觉到她回家之后的那种意犹未尽。记得母亲第一次在家搞聚会时的情景,恨不得提前一周预定菜单,上街采买,下厨烹饪,说句不亦乐乎真不为过。聚会当天我提前回家,就见到了那般热火朝天的场面,一屋子老同学吃得杯盘狼藉,笑得眼泪横流:“你还记得上学时你穿你哥的大皮鞋,还钉上马掌,自己觉得特得意吧?其实那时我们都觉得你特傻,偷偷给你起外号,叫你‘马蹄’,这次要不是别人提醒,我这几十年都想不起来你真名叫什么了……”“马蹄”,多么生动的绰号,在老人们的记忆中,绰号没有任何辱没的喻意,我觉得那是种人在老去后的童趣。

人到老年,大多数已无老可奉,儿女又都长大成人,如果自己身体尚还健康,那么我就会偏执地认为,它是人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光,因为它简单、闲适又有韵意,我常愿自己也会有那么一天,能在装修好的房子里种上满庭花草,没有同学聚会的时候就临窗写作。我羡慕老人的渐渐老去。

八达岭陵园